当前位置:首页>研究专栏

张广瑞评论:与世界签订的又一份责任书

       如果说申遗成功是一项荣誉的话,那么,它应当是指一个国家和民族敢于公开承诺保护世界遗产的勇气和真诚地愿意为人类遗产保护做出自己努力的决心
       近日在卡塔尔举办的世界遗产大会确定中国“大运河”和包括中国部分地区在内的“丝绸之路:起始段和天山廊道的路网”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这次收录的与中国相关的两大世界遗产,有一个共同突出的特点,那就是它们不是一个独立的点,也不是一个具体的区域,而是一条线。那就是说,无论是中国境内贯穿南北蜿蜒1000多公里人造水系的大运河,还是横贯东西蔓延5000多公里跨国的丝绸之路部分路段,从总体上看,都是人类通力合作的历史见证。
       任何历史文化遗址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遗产名录,并不意味着其历史、文化价值的变化,只是更加明确了保护这些遗产的责任和责任主体。而列入遗产名录采取申报的方式,则清楚地表明,对于申报遗产的保护责任是申办方的主动公开承诺,是向全世界的承诺,如果一定说申遗成功是一项荣誉的话,那么,它应当是指一个国家和民族敢于公开承诺保护世界遗产的勇气和真诚地愿意为人类遗产保护做出自己努力的决心。
       申遗成功的消息传来,媒体高度关注,公众为之振奋,政府、业界纷纷表态。有人说,这“必会重现历史盛景”、“游客和商人会蜂拥而来”;有人预计,“再掀区域热潮”、“区域板块受益”;更有人断言有“12股即将爆发”。同时,一系列庆功会、论坛、研讨会、策划、投资、建设高潮开始进行或积极酝酿。如此反应是正常的,多数反应是积极的。但是,对于申遗的主体——政府来说,最为重要的是如何承担责任,恪守承诺。要看到,这两个遗产本身的形态和性质表明,其保护的难度会更大。一方面,大运河依然发挥着功能的水系,长期以来利用比保护更被关注,改变原状的可能会更频繁;而处于西部人烟稀少、经济并不发达地区的丝路中国段,保护需要的人力、物力等投入可能会更多;另一方面,这两处遗产均属于线路型,其保护必须由沿线所有利益相关者通力合作。大运河是跨区域的,而丝绸之路是跨国家的,显然难度会更大,难题会更多,涉及利益分配问题则更加复杂,需要更加明确、细化的政策、规定、技术和智慧。对此,有关部门应当有充分的思想准备。
         今天,有人历数遥遥8年申遗路之艰辛,沉浸在多哈圆梦的幸福之中。然而严酷的事实是,申遗8年虽长终有期,而遗产保护责任重大无穷日。对这一点,必须保持冷静的思考。任何政府、行业或个体在筹划申遗成功之后获得好处的时候,必须要为政府践行诺言而尽一份责任。
        鲁迅先生曾写下这句名言:“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今天看来,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之所以伟大,是因为走的人多了,带来了东西方文化传播与经济振兴。而现在它被列入遗产名录加以保护,更伟大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将来游客蜂拥而至,而在于弘扬丝绸之路国际交流与合作的精神,发挥通路与纽带的作用,形成新时代丝路经济带和国际合作的新格局。


刊载于:《中国旅游报 》2014年6月25日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