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研究专栏

张广瑞评论:有感于印度设瑜伽部长

        瑜伽作为印度独特的文化遗产得到了政府的充分重视,把它视为生命科学并以一种特定的机制加以保护、推广,使这一古老的传统发扬光大。
       笔者日前在北京一份大报不太显眼的地方读到了一则耐人寻味的新闻。报道说,印度总理任命了一位“瑜伽部长”,有意思的是,这位新部长竟是旅游部的前部长。

       对于瑜伽,人们不算陌生。它可以说是印度的国技或者国术,是印度著名哲学派别之一,自然也是印度独特的文化。它源于印度,距今千年之久,是重要的历史文化遗产,延续至今,流传于世界,兴旺于现代,已经成为世界的文化遗产。在全球范围内,不同的国家在经济与科学技术水平、政治理念与宗教信仰等方面存在着明显的差异,然而它却被广泛地接受为一个令人信服的修身养性之道。

          瑜伽是印度古老的文化传统,而且至今仍广受尊重,印度人并没有把它当作一种健身的手段,也没有当作一种炫耀美姿的表演或圈钱的资本,而把它视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矢志不渝的信仰。

         当然,作为本民族的一种文化遗产,印度努力把它向世界传播,让更多的人从中获益。据媒体透露,印度内阁赋予瑜伽部长的责任是:“负责印度阿育吠陀、瑜伽、自然疗法、顺势疗法等传统医药和健身养生法的推广”。权且不去从印度总理的个人偏好或其他方面推测设立这一部长职位的原委,但印度政府这一决策的确能给世人一些启示。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瑜伽作为印度独特的文化遗产得到了政府的充分重视,把它视为生命科学,并以一种特定的机制加以保护、推广,使这一古老的传统发扬光大。

       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自己的国术,并把这些国术视为国宝。尊重国术的根本是承认和坚信它的伟大,只有具备这种信念才会认认真真地把它发扬光大,流传千古。

       另外一个相类似的典型例证是芬兰的桑拿。最初,芬兰妇女在桑拿屋里分娩,迎接新的生命诞生。在芬兰人心目中,桑拿屋的神圣与洁净不亚于教堂。桑拿是芬兰人的生活方式,无论城里还是乡下,无论高官还是平民,几乎是终年不可缺少的。“桑拿待客”作为一种至交的礼仪,“桑拿会议”成为最坦率、最真诚的交流方式。桑拿在芬兰延续上千年,这一沐浴的设施、设备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烟熏乌黑的桑拿屋早已变成文物,而芬兰人的桑拿核心理念几乎没有任何变化。

        在芬兰,人们不会宣扬它是能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因为芬兰人认为,把它与某些不雅邪念联系在一起是被社会所不齿的。这恐怕也是这个扎根于人们心中的生活方式得以世代相传的原因所在。

         作为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我们也有许多值得自豪的国术和国技,诸如中医、中药,武术、太极、气功等等,翻一番历史教科书,先人的创造令人敬畏。然而到今天,真正扎根于百姓心目之中并把它视为生活方式的还有多少?能够让社会推崇并深信不疑的又有多少?而那些被努力宣扬而自己并不真信的又有多少?自封或被封为大师、高人者用“国术”当骗术的又有多少?大家自然心中有数。有人曾说过,或许“麻将”是其中之一,也许只是自嘲罢了。

    印度政府增设瑜伽部长的做法会有争议,效果如何需要实践来检验,但印度敬畏传统、尊重文化的创新之举值得赞赏。当然,对此我们也没有必要东施效颦,或希望在中国也设立个功夫部长或太极部长,但是,认真研究自己的文化遗产,去伪存真,驱邪扶正,使之重新进入人们的生活,在更大范围内发扬光大,实在是非常必要的,而且是要亟待解决的。否则,我们珍贵的文化遗产中,将有一些会失去存在的根基,只能作为稀有文物保存起来,或以“从前……”开头作为历史故事说给后听人了。



刊载于:《中国旅游报》

战略合作伙伴

友情链接